请回答,2019

请回答,2019

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会欣赏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人会聆听一样

干活吧,像是不需要金钱一样

生活吧,就像今天是末日一样

——艾佛列德?德索萨

01

今天下午,在广州开往香港西九龙的高铁上,我收到了Q老板的微信:“按照今天A股这个跌法,经济怕是真的要凉了,我的螺纹空单准备继续拿着,你觉得怎么样?”就在我思考该如何回复时,我又收到了一条J总的微信:“万科打出“活下去”的口号,这两天不惜血本加速卖房,地产的拐点是不是真的来了?”

Q老板是一个拥有1万张螺纹空单的男人,年纪不大,却已财富自由。他个头不高,但喜欢打篮球,还邀了三五好友,搞了一个篮球队,取名为“浦东螺纹钢队”。周末晚上,没有期货夜盘的时候,他们会在源深体育馆打球,偶尔也会叫上期货公司的人打比赛。Q老板的篮球打得很好,做期货也是。

Q老板是个天生乐观的空头。他热爱运动,热爱期货,唯独不热爱经济,总觉得经济要扑街,所以他下的期货单子,十张里面至少有八张是空单。最近三年商品整体大涨的行情里,Q老板一路做空竟然还赚了不少钱,朋友圈的人都为之叹服。

Q老板的理念是:凡是可以被重复生产的东西,价格就不能飞到天上去。所以这几年他空过橡胶,空过白糖,并且都赚到了大钱。但在螺纹钢上,他亏的多赚的少,所以总是念念不忘。

Q老板的空头倾向,也许跟他初次接触期货时遇到的行情有关。那是在08年金融危机期间,Q老板说,下完人生的第一张期货单子后,市场暴跌,他看着空单的盈利不断飞奔,这种感觉比初夜还要来得更强烈。

我开完笑问:如果在期货和老婆之间,只能二选一,你选哪个?Q老板毫不犹豫地回答:期货。

Q老板离过一次婚。前妻姓陈,是Q老板的大学同学,还是颇有名气的系花,当初为了在众多追求者中脱颖而出,Q老板每天早上7点半准时给她带早餐,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前妻宿舍的女生戏称他为“外卖哥”,这一送就是两年。

他们毕业的那天确定了关系,前妻对Q老板说:你个傻瓜,你难道不知道我不喜欢吃肉包么!

后来Q老板回忆说,他之所以能够追到前妻,靠的就是两个字,坚持。然后话锋一转,道:做投资也是一样。

Q老板毕业之后开始做期货,一上手便如同脱缰的野马找到了辽阔的草原,相见恨晚。Q老板天生就是做期货的料,一般新手入行得亏个几年才逐渐上道,江湖上的期货大佬,早些年也有爆仓的经历。但Q老板从来没有爆过仓,他只有2011年亏过钱,但也只不过亏了15%。Q老板参与期货之后,很快身家便呈现指数级增长。

而Q老板陪老婆孩子的时间和在期货上的盈利呈现了反比。前妻觉得Q老板对期货的兴趣似乎远远大于对她的兴趣。在装修豪华的家里,前妻感觉自己跟那些名贵的家具一样,是个摆设,于是她主动提出了离婚,孩子归她。Q老板没有挽留,就像他砍仓的时候也从不犹豫。

离婚后的Q老板才意识到,原来做期货,尤其是夜盘,竟如此地影响家庭关系。但此时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因为只有做期货,他才能获得成就感。独居了两年之后,Q老板终于觉得寂寞,想再找个老婆。想来想去,觉得应该要找一个对期货或者至少对金融市场感兴趣的老婆。

所以Q老板的现任妻子是一个分析师,任职于一家大牌券商,从事消费行业研究。晚上Q老板做夜盘,他老婆则加班写报告,各得其所。不久前,连续十数届的新财富评选取消了,Q老板问老婆怎么看?太太说:终于不用花大把的精力去拉票了,可以定下心来好好做研究了。

Q老板的妻子姓张,相貌清秀,但也非传统意义上的大美女。太太的老爸是江苏盛泽一家纺织厂的老板,太太从小不差钱,到券商干分析师的苦差事,用她的话讲,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

Q老板和太太初次见面,是在一个策略会上。2015年底,太太所在的券商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年度策略会,据说有一千家上市公司参加。Q老板虽然不怎么做股票,也过去凑了个热闹。当时还不是太太的张女士在台上做家电行业的演讲。

会后,Q老板找到张女士,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家电行业是不是要扑街?

Q老板和太太在2017年元旦结婚。整个17年,太太一直看好家电股,喊得又响又坚定,跟各家公募基金强推:没买的要买,已经买的要加仓。Q老板作为她最亲近的人,却一股没买,并美名其曰:兔子不吃窝边草。也许是骨子里的空头倾向,Q老板一直不看好中国经济,理由无非是体制啊改革啊这类的问题,他认为股市需要先估值利再杀盈利。但17年家电龙头涨势喜人,Q老板错过了翻倍的机会,同时还经常受到老婆的白眼。

2018年初,股市形式一片大好,在他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Q老板问太太:后面家电怎么看?太太说: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涨啊!你为什么不相信我!Q老板虽仍有犹豫,但终于买了10%仓位的家电龙头,Q老板在心里对自己说,就当作送给妻子结婚一周年的礼物吧。

到今天,这部分仓位已经被套40%,这个礼物有点贵。Q老板终究是看对了,但对得太早了。

上个月,我和另外一位单身的朋友去Q老板家里做客,酒过三巡,Q老板对太太说:自从遇见了你,我就被深深地套牢了。太太嗔怒道:那你一辈子都不要解套了!Q老板说:你就不怕我去告诉你的客户们?太太道:说不说是我的事,买不买是他们的事!Q老板笑道:算你狠!太太自豪地说:那是当然,不然你怎么会看上我!

那位单身朋友实在听不下去了,说道:你们做金融的就是高大上,连狗粮都撒得跟别人不一样!

02

今年5月份,我去湖南出差见老朋友J总,他是一个有色金属贸易商。那段时间为了环保以及需求的不确定性被折腾得焦头烂额。

晚上吃饭的时候,J总跟我说,他是看空锌价的,但公司里面的其他人都觉得,锌价已经跌了10%了,而且库存在不断去化,再往下没有空间了,所以应该要囤点货。但J总觉得,价格便宜永远不是买的理由,需要找到上涨的驱动才行。

不过J总也没有去做空锌价。和Q老板不一样,J总是一个不会轻易去做空的人。J总长期对经济充满乐观,是个天然的多头,他常说:生在这个国家,你只能希望它越来越好,所以做多总归比做空好。要是去交易经济崩溃,就算是做对了,除了账面上的数字,你又能获得什么呢?

J总的这种乐观,也曾经让他吃够了苦头。

最辛苦的是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J总濒临破产。当时J总在6万以上的价格,囤了一大批电解铜,不到三个月,便跌去一半多的价格,当时J总的资金链快要崩溃,于是想忍痛在3万的价格甩卖一批货,但没人敢接。J总只好向当地一个水泥厂的老板借了300万过桥资金给员工发工资,以维持公司不解散。

怎料铜价在后面两个月继续下挫到两万多,人心惶惶,水泥厂老板怕钱收不回来,开始催债,当时J总已经变卖了几乎所有可以变卖的资产,包括房子也已经抵押出去,只留下了一辆开了5年的奔驰轿车,想维护一下作为一个老板最后的尊严。

09年元旦那天,J总在为借钱四处奔波后开车回家,在小区门口的小卖部停了车,准备买包香烟,刚下车,车门还没锁好,突然从旁边蹿出两个穿着黑皮夹克,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光头。一把夺取了J总的车钥匙,J总要上前理论,被其中一个光头推了一下,说:赵老板说了,在你把钱还清之前,这辆车就先由我们替你保管了。

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一如现在。

索性从那之后,铜价慢慢开始上涨,J总也得以绝境重生。后来把钱还清了,把奔驰车也要了回来。现在那辆车还停在他的地下车库里,虽然已经不怎么开了。

这几年J总在湖南经营着两处不大不小的铅锌矿,同时也做一些锌锭的贸易。16-17年行业景气度高的时候,赚了一些钱。18年因为环保的原因,两个矿停掉了一个。不过这对J总来说,损失不大。

J总最大的资产在房地产。

J总做金属的贸易,更大的目的是融资。通过有色金属贸易做大公司的营业额,这样银行会给授信额度。目前银行每年给J总的公司5个亿的贷款额度,J总用其中的一个亿维持着正常的贸易流转,剩下的4亿借给了当地的一家地产开放商,每年从中获得15%的分红。过去三年,J总在地产上面赚到的钱,是有色金属的7倍。

刚刚过去的9月底,万科在深圳的秋季例会上,全场打出了“活下去”的标语。国内地产的龙头,已经谨慎如斯,小地产商则更是风声鹤唳。再加上前段时间刷屏的厦门和杭州房价的下跌,地产行业的寒冬似乎真的来了。

所以J总有点紧张,他在地产上加的杠杆太大,他不想再回到08年。

另一边的Q老板,却很兴奋,地产龙头都这么悲观了,股票也跌得如此酸爽,接下来螺纹钢是不是要扑街?

Q老板与螺纹钢,相爱相杀了很多年。

2018年初,“金融危机年”的传言如期而至,Q老板觉得属于自己的大机会终于来了。春节前就开始不断加空单,奈何市场对节后的需求仍然抱有热烈的期望,价格一路上涨,截至春节前一天,Q老板的螺纹单边空头已经达到了总资金的30%,对一个在期货市场上长期生存下来的交易者来说,这样的单边仓位已经是相当高了。春节后第一周,螺纹继续冲高,Q老板不得不砍掉了三分之一的仓位。

就在他砍仓的第二天,螺纹开始回落,并由回落演变为暴跌,在下跌过程中,Q老板把之前砍掉的仓位加了回去。

3月22日,特朗普宣布对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风险资产应声而落,螺纹钢跌停。Q老板空单的盈利瞬间又增加了一大截。但他没有平仓,并坚信后期还会下跌。后来在反弹的过程中,盈利回吐了一半之后,走掉了。

虽然最终还是赚了钱,但Q老板并不开心,因为他发现,他赚到的并不是他心里所想的钱。今年上半年虽然有各路看空的消息,但地产的需求仍然稳稳的,螺纹钢又创出新高。

8月份开始,Q老板压着大贴水,不断地在螺纹1901合约上加空单,目前已经持仓1万手。

就在Q老板摩拳擦掌,准备在螺纹钢上再大干一场的时候,太太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那个,你能不能给我爸账上打一千万块钱,他两个月后还你。

原来前一段时间纺织行业的原料大幅涨价,Q老板岳父的纺织厂终于承受不住,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而恰恰在这个关口上,Q老板岳父投资的一个P2P项目跑路了,总共亏了1500万。

当初Q老板就极力反对岳父投资P2P,说你有那个钱还不如交给我帮你做期货。但Q老板岳父虽然实业经营得还算不错,但对金融市场终究缺乏了解,架不住销售的劝说,还是投了P2P。有时候,信息和言语的力量强大到难以想象。

03

火车在路过深圳的时候停了一下,今天的深圳有点凉,无论是天气还是人心。

我在思考如何回复Q老板和J总的问题。目前看起来,四季度国内的经济也没有那么大的问题,市场的反应可能有点过度了。但这两天股票的下跌,确实让我有点迷茫。说实话,我心里没底,最近需要多跟金融市场的参与者交流一下,听听别人的看法。有时候一个人想得太多,对事物的判断会失真。

火车启动了,继续向着香港行驶,我一字一句地回复Q老板和J总的微信:

最近市场的趋势,我有点看不清,11月份杭州会有一场专业度极高的FICC策略论坛,这个论坛由扑克财经联合弘则研究共同发起,宏观经济、大宗商品和二级市场投资方面的前瞻性观点都会在那里交流碰撞,我强烈推荐你去参加一下,收获2019年投资机会的答案,参会信息见下面图中的二维码。

投资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时间会站在你这一边。

守望者

2018年10月11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标签:
N本文来源:金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