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 www.jinding.org 金鼎网! 客服QQ:广告请联系客服!

收藏

股票 频道

美股|港股|个股|新股|新三板|股票知识|大盘分析|公司研究|

葛优、于冬持股的盛天传媒已经租不起办公室了

字体大小:[日期:2017-12-07]阅读:

导读:  由葛优主演的喜剧电影《断片之险途夺宝》即将在贺岁档上映,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葛大爷或许就不能像演喜剧一样开心了,其和博纳总裁于冬、导演薛晓璐等人持股的新三板公司盛天传媒(838445)近来麻烦不断,

  由葛优主演的喜剧电影《断片之险途夺宝》即将在贺岁档上映,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葛大爷或许就不能像演喜剧一样开心了,其和博纳总裁于冬、导演薛晓璐等人持股的新三板公司盛天传媒(838445)近来麻烦不断,挂牌新三板不到一年,已经濒临摘牌退市。

  12月5日,东北证券(行情000686,诊股)发布了一则题为《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浙江盛天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告称由它所督导的新三板挂牌公司盛天传媒(838445)公开今年4月份1.149亿元定期存单的来源、流向、质押相关资料。这家公司去年下半年才刚刚挂牌新三板,如今不仅面临着终止挂牌的窘境,还面临着子公司天润影业4032万元的债务连带清偿责任。

  盛天传媒(838445)在2016年8月正式挂牌新三板,从公司的公转书当中,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记者发现其自然人股东不仅有葛优、于冬、薛晓路等影视界知名人士,还有横店集团控股公司这样的法人股东。

  盛天传媒成立于2006年,先后制作过《马大帅》系列、《天道》、《孝子》、《侦察记》等影视作品,其中以赵本山、范伟等主演的《马大帅》系列最为知名。

  2010年12月23日,盛天传媒进行第一次增资,注册资本增至2500万元,在这次增资中,葛优以货币358.4万元认购80万股,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货币560万元认购125万股。

  不到半年的时间,盛天传媒又进行了第二次增资,又有一批影视界的大咖大佬加入股东行列,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北京遇上西雅图》的导演薛晓路均出现在股东名单上。其中于冬以货币388.62万元认购34万股,薛晓路以货币240.03万元认购21万股。

  葛优、于冬持股的盛天传媒已经租不起办公室了,明星绑定公司的套路不再好使

  从公司的公转书来看,盛天传媒原本是一家盈利状况良好的公司,2014年其实现营业收入3483.51万元,净利润161.34万元;2015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497.49万元,净利润4646.03万元,毛利率也由2014年的50.30%增加至2015年的73.86%,俨然是一家实力不错的新兴影视制作公司。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6年8月刚刚挂牌的盛天传媒,发布的第一份半年财报就出现了亏损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56.83万元,同比下降23.22%;报告期内亏损1211.70万元,同比下降-49.32%,总体业绩下滑明显。盛天传媒解释原因称上半年有《天道》《侦察记》《守望的天空》《警察李“酒瓶”》四部电视剧的网络版权未实现收入所致。

  而在挂牌半年之后的2017年2月,盛天传媒总经理汪磊就宣布辞职,随之而来的是公司董事、董秘、财务总监的相继辞职,直至6月30日,盛天传媒都没有按时发布2016年年报。

  在过去一年中这家公司发生了什么?11月8日,盛天传媒一则公告揭露了更多惨淡的状况:公司实际控制人郭丹所持有的3679万股已被司法冻结;公司办公地由于房租到期已经变更了临时工作地点;旗下子公司天润影业面4032.26万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笔价值1.14亿元的银行存款不知去向;目前公司还有一系列的劳动纠纷缠身。

  有知情人士对壹娱观察(微信ID:yiyuguancha)透露,盛天传媒因拍摄一部影片,中间断了资金链。在2015年,盛天传媒号称投资高达3500万美元,拍摄了一部由中、英、新三国联合拍摄制作的魔幻题材3D电影《奇迹:追逐彩虹》。而这部原定于2017年上映的影片也不知所踪。如今公司已经处于终止挂牌的状态,而为其督导的东北证券在走访过程中才找到公司临时办公地点,追查中1.14亿银行定期存款目前未知去向。

  葛优、于冬持股的盛天传媒已经租不起办公室了,明星绑定公司的套路不再好使

  现在来看,葛大爷持股公司的困境并非个例。过去两年文娱公司在资本市场最火热之时,明星纷纷持股上市,在资本市场上,不仅公司市值飘红,还曾掀起一阵阵明星造富神话,但是这两年来不少上市公司陷入困境, 一些明星手中的股票反而成为了烫手山芋。

  在明星持股上市公司的案例中,乐视影业或最为瞩目。早前乐视影业拥有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刘涛等在内的众多明星股东,如今乐视网(行情300104,诊股)却深陷欠债风波,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受阻,明星们手中的股份也迟迟无法兑换成真金白银。

  从阿里影业减持套现的赵薇在2016年以50倍杠杆率入主万家文化更是触发了证监会的问询。赵薇和黄有龙在随后亦遭到了证监会的处罚,禁止其五年内不得入市。

  随着监管的加强,这一年多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明星持股的文娱公司进入了“冰冻期”,2017年明星持股并购案中仅有长城影视(行情002071,诊股)并购首映时代得以通过,而这个过程长达一年,先后经历了三次变更重组方案,收购价格也从最初的13.5亿元降至12.1亿元。

  诚如华谊兄弟(行情300027,诊股)王中军曾说的,“明星股东持股上市是我们第一个做的,现在很多影视公司一上市,因为有明星股东股价暴涨,这些玩法我们6年前就开始玩了,玩的人多了,迟早有一天会不灵。”

  事实证明,星与企业之间通过股权利益进行深度捆绑看似是个“一本万利”的买卖,然而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明星的高溢价不可能长期存在,过分依赖某一明星会对公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而从明星的角度来看,如果企业经营不善,明星不但无法赚取超额收益,反而有可能赔上自己的血汗钱。

  不论是企业经营,还是项目运作,股权向来是一件稀缺品,代表了对剩余价值分配的权利,尤其是好项目的股权更是引来资本市场的争夺。明星以其自身的影响力以获得市场的认可,但随着明星估值泡沫的破灭,明星资本证券化也将最终消亡。

热门图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