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钢基金王宏鹏:这些年,城市产业基金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正值中国经济转型、金融改革之际,济南市人民政府、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主办,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济南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清科集团承办的“2017中国(济南)产业金融国际论坛”于11月15-18日在济南山东大厦隆重举办。

  会议通过主题演讲、报告发布、专场对话及展览展示的形式,共同探索金融支持新旧动能转换和实体经济发展新路径,借鉴全球发展经验,研讨中国产业金融发展的新理念和新举措。

  会上,首钢基金管理合伙人王宏鹏发表了城市产业基金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首钢基金王宏鹏:这些年,城市产业基金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2014年应该算是产业基金开始萌芽的时期,2011年开始建立城市萌芽的基础,2014年有一个比较快速的增长。2014年到现在各地基本都已经有差不多平均四到五是地级市的基金,所以城市产业基金里面成为一个非常主要的,抓取产业的一个利润。

  简单介绍一下首钢基金,成立于2011年,目前整体的管理规模是在500亿,目前是关注四大方向,第一大方向是以停车为主的智慧城市和智慧园区。第二块是医疗和健康,我们收购一些国企的进行改制。第三块是体育和文化。供应链和金融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领域,这一点可能更多来自于首钢集团内部的协同机制。

  为什么首钢基金发展的比较快,我们自己一直在不断优化我们的投资策略。第一点来讲,我们叫做基金+基地+产业的模式,从系统性支持区域性开发和新业态培育。我们一直在关注,把首钢园区进行改造,很强的这样一些产业基础,还有我们这样一些经验。第二点的投资策略,我们做的是细分产业,投资不变的和效率更高的产业。虽然我们是一家国有企业,但是因为团队都是市场化运作的团队,我们首钢集团也给予了很大的一个支持。市场化的运作团队,很简单的一个逻辑,我们对于出资人,我们对于所有的团队,包括对于政府的出资,都要承担一个责任,如果说所有的资本进去之后,没有达到当期的预期的话,我认为这个专业化的团队是不合格的。

  第三个,我们一直在积极努力控股上市融资。因为本身首钢集团自己在香港有六家的上市公司,我们也在看国内上市的模式。在当今的市场上,上市公司的退出机制还是非常有利于一些产业。

  第四个,放下我们的一些生态。我们自己在内部有一个口号叫居下不争。针对比较牛的创业者我们叫居下不争,否则变低频的投资为高频的投入。这个跟大家汇报一下整体的首钢基金的生态。我们认为品牌也是未来的一个投资主体,也是一个具有价值的资本。我们希望把品牌和资本有效的串联,未来的产业,一块缺资本,一块儿缺品牌。其他的以香港国际化作为资本的平台,运作智慧城市的打造,我们在北京有20多万平米的园区,京西创业是做股权投资和FOF。

  今天讲的两个主题,第一个是城市产业基金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第二,优化城市产业基金运作模式的探索,我们有一些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第一,承担一些重要的,去促进城市复兴和更新以及消费升级的。它要做好打基础的工作。第二来讲,我们一定要强调发展地方的产业的特色,有的时候我们去看,今天讲人工智能,明天环保,后天新能源,一定要强调自己的特色来打。第三个,我们认为完善企业资本市场化的一个补充机制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一级市场里边,起到一个更重要的角色。

  另外,我们认为,在财政资金保持增值的需求,这中间的产业基金承担了非常重要的,政府不为名利、不为回报的引导基金,和社会资本完全就是为了更多的盈利和回报的,是非常好重要的桥梁,在这个过程里边,其实它如何有效的去改变以前财政单纯补贴的形式,把产业和效益比较好的进行平衡,这个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最后一点,如何去发挥财政杠杆的效率,通过高杠杆比撬动社会的资本。

  第一大挑战,社会资本撬动起来是比较难的。因为目前来讲,社会资本其实并不太多,很多民营包括上市公司没有太多,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如何找到安全可靠的资金来源非常重要。作为国企,我们在过程里边希望整个的基金能够有序,能够保持一个长周期的运转及我们不希望自己花50%的时间精力,就像GP花很多时间去各个投资,我们希望在这过程里边,能够去有效地结合一些比较长周期的、稳定的、宽松性的资金的来源,能够形成一个战略长期的合作。第三点,希望即使资金供给方,自己对于流动性的管理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有一定自己的标准。

  从首钢基金我们自己去判断,如何去定义一个优异的GP的话,无外乎有几点,第一,完整基金的退出机制。因为基金运营的话还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我们还是希望专业的人去做专业的事儿,而不是说靠忽悠,靠一些门外汉的方式去操作,只有整体运营过一个过程,才能有效去保持整个基金的扭转和投资的这样一个产出的效率。

  第二,至少有一些独角兽跑出来,光是估值上的独角兽,目前很多的市场80%的独角兽其实还不是盈利,尤其在互联网领域,我们希望在更多的独角兽不仅有盈利,而且估值还比较高。

  第三,管理一个亿和十个亿之间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它会下压一些团队运作的效率,包括一些管理和资金的使用这样一些模式沟通,一些经验。从这几点,我们如果再细分的话,归纳到五大要素,第一个就是优异过往的业绩。第二,丰富的产业资源,必须要帮助产业基金,能够有效的拿到更多的产业资源,否则还不如地方政府自己搞。第三,可复制性的系统打法。大家要注意,从产业基金上游和下游的社会资本进行很好的串联,包括下游的串联,应该学会如何去进行有效的沟通,如果他自己都讲不清自己投资策略的话,怎么能够保证下一基金能够有效的运转?

  最后一点是风险控制和流动性管理能力,这也是现在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认为潜在的投资的风险还是过高。这里边刚才也谈到一点,基金专业化运作的能力。第二,专业化风控系统。第三,多元化投资分享。为什么要提到多元化,背后一直在鼓励地方政府把自己的产业回到产业,有的时候可能思想也要放开一点,这样才能做大做强。我还是希望找到这个企业本来可以生存的土壤,让它自由的扩张。最后一点,产业资源的组合,能够形成1+1大于2,但是这里边关键点,1+1的“1+一定是做的比较强的,而不光是一个空壳的存在。

  第三点,要警惕风口。风口可以投,并不是说所有的风口都是负面的词。关键这个风口和你有没有关系。如果这个风口本身来讲是个旋风,可能把你卷走了,这属于可能跟你当地的地域的特色不太相关,所以还会要发挥一些地方优势的资源,比如说之前我们产业做的已经好了,不要去追一些新的这样一些风口。

  我们认为,在整个的产业升级的过程里,就业改造也非常非常重要,因为所有的投资者,如果把它比喻为中央的话,底层的设施建设是不是够好,已经非常影响到投资人和产业运营者的情绪。最后一点,更大的区域内去串联产业,去推动产业。有时候讲,我们都是做新能源汽车,省和省之间能不能结合起来,难道所有东西都是我们自己通吃吗,可能有的答案更加来自于协同的。

  对此,我们提出简单的一些方向和建议。第一,建议打造自己非常丰富的产业资源生态。这个丰富的产业资源生态,来自于不同的地方,比如说像首钢基金,因为自己本身是一家母基金,自己的体系可以延伸到三百多家投资标的。本来我们也是母基金联盟的,各地兄弟单位比较多,可以串联投资的标的可能有13000多家。所以说从中小企业翻到PE的投资,给他们供给一些标的,把它养大之后,就被地方的产业进行赋能,这是我们首钢基金自己的一个优势,我相信各种的投资公司也有自己的模式,一定要找到自己产业基金的打法,它的一个逻辑和生态。

  第二个,多元化的资本结构。其实这个过程里边,我们建立的有几点,第一个是多方上市公司的努力。因为刚才谈到产业GD现在已经到了2.0。以前拼概念,现在拼风口,有钱建房地产。2.0的概念,基本来讲还是要的,因为首先要做实,真正产业做实的时候,上市公司在这里面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我非常呼吁,任何一个地方去做产业园的时候,先找准一个上市公司,配上一个具有长期稳定可靠的基金公司来去抓相关的产业周边的标的,来去组成整个产业联盟的升级,这种方式在省里面进行相关的复制。当然和各地方的,像银行,保险,这样的一些机构等资金,保持一个良性的互动非常重要。

  谈到基金的专业化管理的一个方式,我们认为从首钢基金初始的时候,我们整体的绩效的评估非常合理化。但是很多的一些城市的产业基金,目前还没有做到充分市场化的管理,比如说团队的整改,这是第一个可能性。

  最后简单说一下首钢基金,我们在这里边的一些探索。我们自己整体的基金来源是来自于政府,所以我们本身资金还是具有一些比较长期稳定性的来源。我们自己也成立了两个协会,包括也成立了一个联盟和产业研究院,为政府提供一些规划的作用。首钢基金整个的管理团队,现在有60多位,我们比较崇尚在初始的时候,风控的管理能力。能不能走的远,走的比较稳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基础。在风控的过程里面,我们有一个新的策略,我们把风控的放大,会延伸,以前的国企内部会有一些潜在的问题,比如前端的业务人员,去拿完产品之后,后端的这些人,由于它的绩效的奖励机制,还没有完全被市场化,所以在推动起来是比较难,所以前端的业务和后端经常有一些不一样的看法。由风控整体变成一个发动机,一旦一个项目进来,我们基金探索之后,由风控评为一个时间点,充分去满足跟市场化的充分对接,包括对项目去对接。

  首钢基金把自己的这个赋能的模式,叫块儿状模式。我们如果去看地方产业,到底缺什么,第一个,其实谈到钱,我们更多缺的还是一个产业。所以我们借助联盟的这样一些形式,借助我们投的GP的这样一些能力,把很多的标的抓在手中,把产业抓在手中,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投后的管理系统,通过记录和比较,知道哪些产业目前的运营是比较稳健的,这样便于比较有效的产业资源。第二,我们在这个产业过程里边,还是非常关注人才开发的这样一些体系。因为大家知道,其实在8月份,我们刚刚跟国侨办落地了一个海外院士办,会带一些团队,这样从最高的一些等级,把一些院士的成果进行转化,跟市场的资产去对接,有这样的一些项目,跟地方进行衔接,再加上首钢基金本来这样一些资本的优势,我们目前统一的标准,地方的我们不低于30%的资本,给地方进行匹配,如果说地方的产业跟我们首钢基金自己的产业比较相似的话,我们可以出到60%。

  第三点,也跟大家多赘述一下,产业不仅是技术也是品牌。有了技术,酒香也怕巷子深,有了技术也需要跟别人去讲。我们有的时候讲品牌也是要讲定位,这也是我们自身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经验,所以说2013年之后转移到投资如何去打造地方的一些品牌,包括一些产业的品牌,我们还是希望一些赋能的能力在。我们通过钱凝聚成这样一些产业和基础,通过品牌,把这些沙子融合在一起。谢谢大家!

标签:
N本文来源:金鼎网